• 2010-04-22

    Wang Ping:SYNTAX

    SYNTAX

    She walks to a table
    She walk to table

    She is walking to a table
    She walk to table now

    What difference does it make
    What difference it make

    In Nature, no completeness
    No sentence really complete thought

    Language, like woman
    Look best when free, undressed.

    Wang Ping
    from Of Flesh & Spirit

    Copyright © 1998 Wang Ping

  • 2010-04-08

    第三颗眼睛

    是黏糊糊的糖果妖精
    叼着萤火棒棒送我的

    我把它放在了手掌心
    但每当我想要写字时
    它也紧咬着睁不开啦
    这可真是个杯具啊>_<

    我把它贴在了额头上
    结果人人都开始笑我
    说我是山寨版二郎神
    这可真是个杯具啊>_<

    我把它架在了耳朵旁
    它很乖睫毛眨巴眨巴
    痒得耳朵大声“阿嚏”
    这可真是个杯具啊>_<

    我把它藏在了口袋里
    它很讨厌钥匙和钱币
    丢完白眼还要“哼呸”
    这可真是个杯具啊>_<

    最后……
    我只好把晕乎乎的它
    别在了我的发卡后边
    于是它就能成天看着
    我看不到的诡异画面

    而且还傻兮兮的
    而且还一蹦一蹦的

                     2010.4.8

  • 2010-03-01

    西兰花和小女孩 - [A面]

    从前有个小女孩

    她不爱吃西兰花

    因为她觉得里面

    藏着好多的妖怪

     

    他们哼哟哼哟地

    抱着自己的脑袋

    像绿色蚂蚁一般

    蜷缩着纠集成团

     

    小女孩可害怕了

    就连她的肚子也

    忍不住皱紧眉头

    抗议这蔬菜魔鬼

     

    忽然这时候远方

    飘来了一阵歌声

    所有妖怪都醉了

    起飞浮在了空中

     

    西兰花的花芯们

    都舒服地打开咗

    全身也被音符们

    洗得干干净净的

     

    一坨一坨的花球

    撑出了浪漫的伞

    不穿雨靴的花茎

    滋润得脆脆甜甜

     

    小女孩眼睛亮了

    她简直快要哭了

    哎呀她啊呜一口

    把他们都吃光啦

     

    于是无数的精灵

    欢快地乘着筏子

    在温暖的血液中

    轻轻地哼起歌来

     

     

     

     

  • 倒退的锋芒之歌

    在十七楼的一间厨房里
    面条们忽然开始打架啦
    所有的锅碗都劝阻不了它们
    筷子和叉子也劝阻不了它们
    打啊打啊
    从面条打到面汤
    从面汤打到面团
    后来就一直打成了麦粒
    在一片泥土黝黑而又芬芳的平原上
    它们为牧童的笛声终于又抱在一起

     

  • 2010-01-19

    自珍

    "Be Happy" is ALWAYS the best thing you can ever do to benefit the people around you.

  • 2010-01-04

    夜之禽类·二 - [A面]

    伊凡吉林的湖水仍有涟漪

    深褐色的蹼掌  尚未睡去

    四周升起的 铺满落英的岸

    没有钟声 或许也没有渡船

     

    所有榉树的叶子都长着锯齿的边

    所有枫树的叶子鬼魅地伸着指尖

    为了布施他们更多的戏谑般长成

    相似模样 他们坠落的笑声仿佛硫磺

     

    行星状星云蓝色的眼睛散着金粉

    暗星云在细碎的光屑中碌碌完整

    弥漫星云用巨唇吞吐着绛红色咒语

    超新星引爆出一切色彩沉淀成遗迹

     

    不规则浮游生物逡巡于湖心的形状

    生着黝黑甲壳的虫类爬进树的皱纹

    还有那么些那么些 愕然的荇草

    还有那么些那么些 傲慢的淤泥

     

    如是匪夷——诸此 从未因宵禁停息

    竟然只有一种幽雅 甚至不及转过背

    甚至不过曲着颈 噙着并不尖锐的吻

    便已经是 令这世界过分吟哦的姿态

     

                       2010.1.4

     

  • 2009-12-24

    Merry Christmas!

    新年新期待。(嘻嘻,下个月就有好看。)

  • 2009-12-21

    夜之禽类·一 - [A面]

    你也不是没有

    一个矫情的大名,被反复提及。

    令你的声音仿佛:亦只能动听。

     

    (只是偶尔,你只是想要)

    衔着幽幽的桐叶,矜矜的棕榈;

    漆漆地来来。去去。

     

    (只是偶尔你想,只是要)

    看着行路人的身体,在另一些

    人将要路过的地方横陈。酣睡。

    他们手中长着鹅卵石的纹路。

    他们手中的纹路握着鹅卵石。

     

    (只是偶尔想要,只是你。)

    轻轻收起翼羽,走向横陈的溪流。

    溪流是看不见的,也不会倒映

    你一次飞行所掠过的阴影——

    供你取饮。迫你过渡。成为你

    生于寂静的灵的来源。以及阻隔。

    你将潮湿又干净地进入下一个丛林。

     

    所有无辜的白天。无垠的喧嚣。

    无有血色的赞美。带血的咽喉。

    你也不是没有。

  • 2009-12-21

    大字的写法

    温软的人中

    贴在修直的 平整的眉上

  • 2009-12-14

    冬天来了 - [A面]

    冬天来了,
    我把你藏在哪里呢?

    藏在大白菜的叶子里?
    可我多害怕你
    变成了菜青虫的样子啊……

    我要用热乎乎的沉默,
    捂着你,一整个冬天。
    然后你再飞走,总之
    你一定要 变成一只蝴蝶。

    嗯……
    就不让我看见也可以。
    冒个鼻涕泡儿也可以。

                                  ——2009.12.14于厦门鼓浪屿